邮箱登录
您的位置: 首页>世界政党

拉美左翼能否“东山再起”?或开启新政治周期


时间: 2016-04-27

巴西总统罗塞夫

  当地时间25日,巴西参议院成立特委会正式讨论对总统罗塞夫的弹劾案。罗塞夫面临的窘境在一定程度上折射出拉美左翼运动遭遇的困境。

  分析人士认为,拉美政治格局正在发生深刻变化,持续了十多年的左翼浪潮出现拐点,右翼力量重振旗鼓,或将开启拉美新的政治周期。与此同时,也应该看到,拉美左翼依然拥有坚实的社会基础,若能认真反思,调整政策,未来仍有可能东山再起。

  拉美政治“向左转”周期出现拐点

  本月17日,巴西众议院以超过三分之二的赞成票通过了针对罗塞夫的弹劾案。虽然这一提案最终能否通过还需要等待参议院的审议结果,但罗塞夫的处境可谓岌岌可危,回旋余地越来越小。

  近些年,拉美左翼遭遇严重挫折。去年11月,阿根廷左翼执政联盟“胜利阵线”在大选中失利,结束了长达12年的执政历史;随后,委内瑞拉反对派 时隔16年首次击败左翼执政党,赢得对国会的控制权,并着手逼迫总统马杜罗下台;本月初,秘鲁举行的首轮大选中,两位右翼总统候选人暂时领先,携手进入第二轮……

  从上世纪90年代到本世纪初,由于美国在拉美极力倡导的“新自由主义”经济模式失败,引发金融危机,拉美出现“左翼浪潮”,多个国家出现左翼政党执政的局面,也给拉美地区带来了全新的气象和面貌。

  与拉美右翼强调市场化的发展模式不同,左翼政党强调公平,对内主张实施“新自由主义”替代方案,实施国有化、土地改革和各种扶贫计划,对外反对建立美国主导的美洲自由贸易区,主张拉美一体化。

  然而,由于拉美一些左翼执政党在施政过程中的失误,以及全球经济下滑,近年来中右翼政党纷纷在选举中表现抢眼,以致出现“向右转”趋势。

  中国社科院拉美所研究员贺双荣指出,拉美“向左转”的这一轮政治周期已进入尾声,原本对拉美左翼运动起到强大支撑作用的委内瑞拉和巴西等国,因国内危机自顾不暇,拉美左派呈现群龙无首的局面。

  受挫有着深刻内外原因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拉美所所长助理孙岩峰认为,拉美政治生态正在发生的重大转折,是经济萎靡不振、政治危机层出不穷、社会紧张气氛加剧等几大矛盾相互叠加、相互作用的结果。

  首先,经济下行压力增大是拉美左翼执政党遭受民众非议的重要原因。自2013年大宗商品价格普遍下跌以来,一些长期依赖初级产品出口的拉美国家遭遇发展瓶颈,出口锐减,经常项目收支失衡,此前积累的外汇储备也不断萎缩。

  据联合国拉加经委会统计,2015年拉美和加勒比地区经济萎缩0.4%,预计2016年将萎缩0.6%。受经济低迷拖累,一些国家货币贬值,通胀急升,失业率增加,导致社会不满情绪积压,直接导致民众对政府执政能力的不信任。

  其次,一些左翼政党和政府的腐败问题也引起了民众的不满。由于胜选后社会地位的改变和党内监督不力,一些左翼政党和政府在不同程度上出现了贪腐现象,再加上右翼媒体别有用心的炒作,导致一些左翼领导人支持率一落千丈。

  再次,宏观经济政策和社会福利政策的失误也是左翼政党逐渐失去民心的重要原因。一些左翼政府没有抓住经济结构调整的有利时期,而是将大量财政资源用于推行社会福利。随着财政收入减少,左翼政府又不得不压缩社会福利政策的规模,致使不少民众从政府的支持者变为反对者。

  依然可能“东山再起”

  拉美左翼目前遭遇困境,但依然拥有较强的实力和社会基础,未来不能排除“东山再起”的可能性。

  左翼政党在拉美一些国家执政以来,在反对新自由主义、发展民族经济、扶贫、扫盲、开展免费教育和医疗等方面,以及在实施独立自主外交政策、促进拉美一体化等方面取得了显著成就,得到了民众的拥护和支持。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拉美左翼执政党的一些政策不仅顺应了民众对于社会财富再分配的强烈诉求,同时也有效降低了贫困率,壮大了中产阶级的队伍。2002年至2012年间,拉美贫困率下降了15.7个百分点。

  中国社科院拉美所研究员徐世澄说,应当看到,左翼政党仍在古巴、玻利维亚、厄瓜多尔、智利、尼加拉瓜、萨尔瓦多等多个国家占据执政地位。在委内瑞拉,马杜罗仍掌握行政权。在阿根廷,正义党在众、参两院中仍占多数……尽管拉美左翼政党面临困境,但只要认真反思,采取措施应对挑战,经过一个时期的政 策调整之后,拉美的政治钟摆仍有可能向中左回摆。

  中国社科院拉美所所长吴白乙指出,由于拉美社会还远未形成类似于发达国家的橄榄形社会,拉美左翼的民众基础并未发生根本变化。即便左翼退潮、右翼重新上台,如果右翼政府无法找到走出经济寒冬的“良方”、无法处理好公平和效率的平衡问题,拉美左翼很有可能东山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