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登录
您的位置: 首页>世界政党

荷兰大选在即,民粹主义会得势吗?


时间: 2017-02-16

  在荷兰即将于下月迎来大选之际,荷兰反穆斯林的自由党主席威尔德斯下周将在鹿特丹郊区的斯派克尼瑟开启选战。“在英国脱欧和特朗普赢得美国大选后,荷兰大选将测试民粹主义在欧洲的力量,并将被视为今年法国和德国大选的前兆。”英国《经济学人》杂志如是评论。

  “领先”与“上台”的悖论

  就在上月23日,荷兰执政党自民党领导人、现任首相吕特发表了一封致全民的公开信,要求不尊重荷兰价值观与习俗的人离开荷兰。《经济学人》认为,吕特的信标志着在3月15日荷兰大选之前政治变化程度之大。美国佐治亚大学专事民粹主义研究的专家卡斯·穆德说,如果威尔德斯领跑大选,那么媒体将把他和他的欧洲伙伴们描绘成人民的选择,这将壮大法国极右翼总统候选人勒庞、德国极右翼总理候选人佩特里等人的声势。

  荷兰通常算得上是北欧的领头羊。早在1966年,荷兰就出现了左翼学生叛乱。1994年,工党的维姆·科克当选首相,并先于英国前首相布莱尔和德国前总理施罗德推行中左翼政策。荷兰反穆斯林的民粹主义的崛起也早于欧洲其他国家,它于2002年选择了一个中右翼政府,再次先于英国和德国。

  在过去,荷兰大选首相宝座的争夺,通常在最大的右翼和左翼政党之间进行。但如今,争夺战则在吕特的中右翼自民党与威尔德斯的极右翼自由党之间上演。吕特的信是试图争取工人阶级白人选民的支持。这封信的基本主题是模仿威尔德斯的演讲,在道德上表达对移民的恐慌。

  2012年的上一次大选后,荷兰启动紧缩政策,产生严重衰退。自民党与中左翼工党联合政府进行了一些重要改革,经济情况正在好转。荷兰央行最近将国家2017年增长预期提高到2.3%。然而,荷兰人民内心依然酸楚。民调显示,尽管享有良好医保和丰厚养老金,老百姓依旧把医保、养老金以及移民问题视作最希望政治家解决的问题。

  受到国内愤怒情绪的伤及,工党可能要成最大的失败者。民调显示,在150个席位的议会中,工党议席数将从38席减少到12席。一些选民已经偏向了自由党,还有一些人转向了极左翼的绿党或“50+”党(受到领取养老金的人支持)。民意调查显示,尽管自由党通常在选举日表现不佳,但目前威尔德斯仍领先几个百分点。然而,即便他的党成为第一大党,他几乎没有领导国家的机会。因为大多数党已经排除了与他结盟。

  英国广播公司(BBC)的记者近日走访了威尔德斯即将打响选战的斯派克尼瑟。在社区中心,记者观察到一种悖论,就是选民赞赏威尔德斯在抵制穆斯林等问题上的直率敢言,但并非所有选民都希望他领导国家。BBC记者认为,人们或许把投票给威尔德斯视作一种抗议性投票。

  极右翼“已经赢了”?

  然而,将选举的胜利者从政府中剔除将会危害民主,并印证威尔德斯有关“精英们无视人民意志”的指责。右翼媒体“标准日报”博客政治新闻编辑蒂姆·恩格尔巴特对BBC表示,“(大选后)荷兰政府可能由四到五个政党组成,这将是一个极不稳定、不受欢迎的政府,包含从左翼到右翼各色政党。它们之间除了将威尔德斯排除在外这点是一致的以外,几乎没有什么共同点。这会激怒支持威尔德斯的选民。这类选民担忧安全,担忧他们的国家。”如果结局果真如此,那么恰恰暗合了民粹主义者们的脚本——人们的选择被精英们合谋排斥。

  而“威尔德斯效应”也将对其他党派产生深刻影响:敢对欧洲或难民发表积极言辞的人将少而又少,所有党派都会谈论国家认同或“进步爱国主义”。这只会加剧荷兰的整合问题。荷兰社会研究所最近的一份报告发现,在来自土耳其、摩洛哥、苏里南或安的列斯群岛的荷兰移民中,有四成的受访者找不到家乡的感觉。阿姆斯特丹大学的政治学家弗洛里斯·维梅伦认为,诸如吕特信件之类的事件将会阻碍少数族裔投票,或者驱使他们转向新的“思想党”——该党面向被驱逐的穆斯林和少数族裔。

  《经济学人》指出,荷兰大选存在“群党逐鹿”的局面,选举结果殊难逆料。但BBC认为,在荷兰,极右翼革命已经酝酿了很长时间。不必等到3月16日才知道威尔德斯做了什么,从某种意义上说,他已经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