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登录
您的位置: 首页>世界政党

极右势力抬头引起欧洲政坛警惕


时间: 2017-02-21

  2月18日,荷兰自由党领导人海尔特·维尔德斯开启该党参加议会选举的选战。民调显示,该极右翼政党目前支持率保持领先。有分析认为,如果该政党在3月15日举行的议会选举中胜出并成功组阁,荷兰的政治格局将向极右转变,民粹主义和极右思潮甚至将影响欧洲,必须引起欧洲政坛警惕。

  自由党有望跃升至荷兰第一大党

  18日,一向深居简出的维尔德斯在鹿特丹西南20多公里处的小镇斯派克尼瑟公开露面,启动该党选战。这个工业重镇是该党的大本营。维尔德斯对聚集的人群发表演讲:“如果你们想重新获得我们的国家,使荷兰再次成为荷兰人的荷兰,那么你们就把选票都投给自由党。”

  “维尔德斯是2017年荷兰大选的热门人选。”英国《每日快报》网站载文指出,维尔德斯经常发表批评移民的激烈言论。他曾与荷兰现任首相马克·吕特同属荷兰中右翼政党自由民主人民党(自民党)党员,由于政见不同于2004年离开该党,2006年建立自由党。

  由于所发表的言论被认为具有煽动性和侮辱性,维尔德斯的名字在2010年上了基地组织的暗杀名单,他还多次收到极端分子的死亡威胁。直到现在维尔德斯还处于严密保护之中,不能独自上街及开车出行。

  荷兰议会共有150个席位,获得半数以上席位的政党有资格独立组阁,并决定首相人选。自由党自建立以来不断崛起,在2006年议会选举中获得9个议席,在2012年议会选举中获得24个议席,成为荷兰第三大党。最新民调显示,自由党民意支持率达到19%,高出现在的执政党自民党3个百分点,位于参选各政党之首。自由党有望在今年议会选举中获得33席,跃升至荷兰第一大党。

  开启欧洲“超级大选年”的序幕

  除荷兰外,法国、德国、捷克、保加利亚等国都将于2017年举行重要选举。荷兰大选被认为是欧洲政治的风向标。

  “荷兰极右翼政党自由党之所以能获得民众支持,主要原因就是该党的极端主张迎合了不断上扬的民粹主义情绪,利用了民众对移民的恐惧心理。”荷兰阿姆斯特丹大学政治学教授吉斯·舒马赫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经济低迷不振、恐怖袭击不断、大量移民涌入,这些因素叠加在一起使原本持宽容态度的荷兰民众变得保守起来,日益倾向于排外和内向。

  鹿特丹多名支持自由党的民众对本报记者说,越来越多的移民来到荷兰,他们不仅抢走了当地人的工作机会,蚕食了荷兰的高福利,还给社会安定带来巨大威胁。“我们支持维尔德斯的主张,收复我们荷兰人自己的国家。”

  维尔德斯在竞选活动中高调宣称,若当选荷兰下一任首相,便会彻底改弦更张。其政策主张主要包括三大方面:一是使荷兰“去伊斯兰化”,不再接受穆斯林国家移民和难民;二是关闭边界,限制移民,使荷兰退出欧盟;三是削减老年人福利,年满65岁才能领取养老金。

  “荷兰大选是欧洲政治的风向标。”欧盟主流新闻网站“欧盟观察家”刊文分析认为,2017年被称为欧洲“超级大选年”,荷兰、法国、德国、捷克、保加利亚等国都将举行重要选举,在某种程度上,这些选举都是留欧派和脱欧派的较量。3月15日的荷兰大选将开启欧洲“超级大选年”的序幕,对于欧洲其他国家的选举具有“示范”效应,因此备受关注。英国《经济学人》杂志发表评论称,在英国公投“脱欧”和特朗普赢得美国大选后,荷兰大选将测试民粹主义在欧洲的力量。

  欧洲的极右势力正在加速扩张

  “当前整个西方世界都在向右转。”舒马赫认为,欧美很多选民对传统政党和政治家非常失望,他们想通过选票寻求一种改变,即使这种改变并不那么理想,但也要为了改变而改变。也有分析指出,英国公投“脱欧”和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助长了欧洲民粹主义的气焰,给日益抬头的欧洲极右势力快速崛起提供了新的动能。

  就在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当天,在德国科布伦茨市举行了名为“民族和自由欧洲”的大会,法国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主席勒庞、德国选择党主席佩特里、荷兰自由党领袖维尔德斯、意大利反欧盟政党“北方联盟”领袖萨尔维尼等极右翼政党领导人悉数参加,高调亮相。欧洲主要媒体纷纷对此次极右翼政党大规模聚会表示担忧,并称其意图“瓦解欧盟”。

  “欧盟观察家”分析表示,虽然过去两年来的民意调查一直显示自由党领跑其他政党,但领先并不意味着就会最终胜出,况且自由党最近的民意支持率有所回落。也有分析指出,即使自由党获得议会最多席位,该党也无法单独组阁,必须联合其他政党。按照现在局面,自由党必须与至少3个政党携手才可以凑够半数以上的议会席位,组成执政联盟。而大部分主要政党已经明确表示,不愿与自由党联合执政。因此,维尔德斯问鼎首相的希望还很渺茫。

  “即使维尔德斯最终无缘首相宝座,但他在荷兰乃至欧洲掀起的风浪已经足够让人们震惊了。”舒马赫说,到目前为止,自由党已经获得了前所未有的胜利,成为威胁欧盟这艘巨轮的一股强大力量,这必须引起欧洲政坛警惕。面对这种严峻的形势,欧盟以及欧洲传统政党都应该认真反思,尽快扭转局面,防止欧洲政治被极右势力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