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登录
您的位置: 首页>时事纵横

古美关系取得历史性突破的原因和发展前景


时间: 2015-02-05

  

  2014年12月17日,古巴领导人劳尔·卡斯特罗和美国总统奥巴马分别在各自国家的首都发表电视讲话,宣布将开启两国复交的谈判进程。同日,古巴释放了一名已被关押五年的美国人和另一名美国间谍,美国则释放了已被关押15年的三名古巴特工(共关五人,其中两人刑满获释后已先期回国)。一年半以前,古美两国的代表在梵蒂冈和加拿大的斡旋下便已秘密开始双边关系正常化问题的谈判。古美关系在经历半个多世纪的敌对状态后为何现在取得如此重大的突破?国际上对这一突破的反应以及对古美关系的发展前景如何评价?本文对上述问题试作简要的分析。  

  美国:制裁失败,是时候改变政策了

  古美关系在今天取得突破并非偶然,其主要原因有三:

  一是制裁并未取得预期效果。1959年古巴革命胜利后,因革命政府采取了一系列激进的民主改革措施,触及了美国在古巴的经济利益,美国从1959年6月起便开始对古巴进行威胁。随着古巴革命的深入发展,古美之间的紧张关系也逐步升级。1960年10月,美国开始对古巴实行禁运。1961年1月,美国同古巴断交。1962年2月3日,美国发表公告,对古巴施行经济、商业和金融的封锁,企图把新生的古巴革命政权扼杀在摇篮里。在此后的五十多年中,美国为了颠覆古巴政权,轮番采取了各种公开的、隐蔽的、合法的、非法的手段,但均未奏效。其中主要的、持续时间最长的手段要数对古巴的封锁,这也是古美关系正常化的主要障碍。五十多年来,虽然封锁给古巴带来了巨大的伤害,但古巴现政权仍坚持了下来,特别是近年来通过对发展模式的更新,古巴的经济和社会保持了稳定的态势,美国以封锁来搞垮古巴现政权的企图已经落空,不得不承认失败,另谋他法。

  二是美国的对古政策不得人心。美国封锁古巴犹如挥舞双刃剑,害人害己,美国因此在国内外陷入极为被动的境地。首先,封锁政策在美国国内引起了两部分人的不满。第一部分人是一些企业家和农场主,他们眼看别国的商品和投资进入古巴市场而美国却不能。虽然近年来美国政府允许部分农产品出口古巴,但仍有不少限制。鉴于近年来古巴的内外政策已发生很大变化,要求奥巴马政府改变对古政策的美国人越来越多,《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等美国国内重要媒体也纷纷批评政府的对古政策。第二部分人是在美的部分古巴移民,美国的古巴移民总数约200万人,其中具有强烈反古意识的老一代人大都已谢世,新一代中的大部分人特别是基层群众的反古意识已经淡化,美国目前的对古政策使他们同岛内亲友的联系十分不便。

  其次,美国的对古政策同拉美国家相左。现在古巴同拉美所有国家都建立了正常的外交关系,同一些左派执政的国家关系尤为密切。近年来每逢召开全洲性会议时都会有国家提出要求美国撤销对古巴封锁的议案。如今美国对拉美的影响力已经下降,要想有所恢复,放松或解除对古巴的封锁是一个无法绕开的问题。

  第三,美国的封锁损害了盟国的利益。美国的《托里切利法》和《赫尔姆斯—伯顿法》规定,美国将采取措施惩罚与古巴进行贸易和向其投资的任何外国公司和个人。这种规定招致了加拿大和西欧国家的不满,加拿大甚至提出反制措施,宣布将惩罚遵从美国法规的本国公司和个人。

  第四,美国的对古政策已使自己置于世界上几乎所有国家的对立面。在1992年的联合国大会上,当对古巴第一次提出必须终止美国封锁的议案进行表决时,赞成者59国,弃权者71国。而在2013年和2014年举行的联合国大会上,对古巴提出同样的议案进行表决时,参加投票者均为193国,赞成者连续两年都上升到188国,弃权者则下降至3国(均为太平洋岛国),反对者只有美国自己和以色列,可见美国对古政策的不得人心。

  三是奥巴马想为自身增添政绩。奥巴马在自2009年执政后的第一个任期内,外交方面取得了一些成绩,但在其第二个任期内,如推行“亚洲再平衡”战略、应对俄罗斯问题、伊朗核问题、朝鲜核问题和消除极端组织的恐怖主义威胁等诸多领域的外交局面上,奥巴马很难取得突破性进展。而最有可能在短期内取得成效的问题就是改善美古关系了。因此,当罗马教皇方济各就此事从中斡旋时,奥巴马便欣然接受。总之,奥巴马的“破冰”之举不仅可作为他的“外交遗产”留传下来,而且也可以为下一届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创造更为有利的竞选条件。因此,美国采取主动是古美关系正常化进程开启的主要原因。  

  古巴:反对封锁,但谈判的大门始终敞开

  如前所述,从1959年古巴革命胜利后到现在的五十多年中,美国对古巴政策的基调是敌视,在此期间,两国关系偶有松动的时候,但基本上是紧张的。美国从20世纪60年代初开始对古巴实行禁运、继而同古巴断交后,不仅在经济封锁方面逐步升级,而且使用各种手段扼杀古巴。1961年4月17—19日,美国组织的雇佣军入侵古巴被击败。1962年1月,美洲国家外长会议在美国的策划下通过决议,把古巴排除出泛美体系。1966年,美国实行《古巴调整法》,规定凡是来到美国的古巴人均可享受“政治避难者”待遇。1976年10月,一架古巴客机因美国间谍的破坏在巴巴多斯近海上空爆炸坠毁。从1982年开始,美国把古巴列入“恐怖主义支持国”的名单。1983年10月,美国军队入侵格林纳达,在该国的24位古巴援外人员在同美军交火中阵亡。1985年5月和1990年3月,美国先后在本国建立了“马蒂电台”和“马蒂电视台”,专门从事反古宣传。1992年10月23日,美国实行《托里切利法》,反对外国同古巴进行贸易。1996年3月2日,美国对古巴进一步实行《赫尔姆斯—伯顿法》,反对外国向古巴投资。2005年1月,美国诬称古巴是世界上六个“暴政前哨”国家之一,是“邪恶轴心”,肆意在国际上对古巴进行妖魔化宣传。

  面对如此局面,古巴的政策是始终坚持反对美国的诽谤、侵略和颠覆活动,维护国家主权和民族尊严,但同时也做出种种改善关系的努力。早在1975年12月,菲德尔·卡斯特罗主席在古共一大上的中心报告中便已声明,古巴对同美国关系问题的谈判是敞开大门的,但要在平等的条件下进行。古巴一直坚持这一立场。古巴政府曾多次表示,在世界面临的共同问题如环保、缉毒等方面两国可以开展合作,以推动关系正常化进程。2001年纽约发生“9·11”事件后,在美国处于困难境地而要求国际支持时,古巴及时地表示愿提供援助,但被拒绝。2006年劳尔·卡斯特罗主政后,再次表示出与美国改善关系的愿望,并采取了一些措施,奥巴马政府也有所回应,但迈步太小。古巴适时地利用机会对美国释放善意。如在2010年海地遭受大地震时,来自古巴的支援人员主动同来自美国的支援人员进行合作,为灾区提供紧急救助。凡此种种言行均表明,古巴采取了既坚持原则又灵活务实的政策。

  古巴经济长期低迷,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美国的封锁。古巴是小国,又有单一经济特征,历来同外部有广泛的经济联系。美国的封锁政策是对古巴经济的致命打击。苏联存在时期,有经互会国家的支撑,古巴经济尚能正常运转;苏联解体后,古巴经济更加困难。美国的政策给古巴经济造成的恶果:一是切断了近在咫尺的美国市场,古巴被迫舍近求远,增加了商品的成本;二是堵塞了国际金融市场,古巴被迫以高价借贷,花费了大量资金。五十多年来,美国给古巴造成了超过7510亿美元的经济损失,这种人为的灾难不能再继续下去了。因此,解除封锁、振兴经济是古巴的现实需要。所以,古巴的积极回应是开启两国关系正常化进程的重要原因。  

  古美关系解冻为世人所欢迎,但也有反对声音

  古美两国领导人同时宣布重启两国关系正常化的谈判后,世界一片点赞声。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表示祝贺,说这是国际社会的共同心愿。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称,中国欢迎和支持古美关系正常化,希望美国尽早取消对古巴的封锁。在拉丁美洲,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称赞奥巴马此举是“勇敢且必需的”,厄瓜多尔外长表示祝贺,智利外长说这是“美洲冷战结束的开始”,尼加拉瓜总统奥尔特加说,“在我们美洲和加勒比的历史上开始了一个新阶段”。墨西哥、哥伦比亚、巴拿马、哥斯达黎加、萨尔瓦多、洪都拉斯、危地马拉和美洲国家组织均表赞许。在欧洲,欧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莫盖里尼称,这是“历史性转折”,表示“希望与整个古巴社会建立关系”。法国外长称,法国希望此举将推动“最终取消对古巴的禁运”。德国则表示对“如此好的消息”致意。俄罗斯外交部称,希望美国认识到对别国的制裁没有前途,美国对古巴的做法便是如此。在亚洲,韩国在得知古美开始和解后,决定推动该国与古巴的建交进程。在美国国内,据2014年3月公布的一份调查报告称,64%的美国人支持奥巴马总统恢复同古巴的外交关系。然而,反对者的声音也不可小觑。这种声音主要来自两方面,首先是来自美国国会中的共和党议员,如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委员、古巴裔美国人马尔科·鲁比奥就强烈反对,扬言要利用共和党在国会中占多数席位来“最大限度地扭转这些改变”。纵观半个世纪以来的古美关系史,当共和党总统执政时,两国关系大都比较紧张。加上两党争斗的因素,共和党将利用在两院中占优势的地位竭力阻挠奥巴马新举措的实施。其次,反对的声音还来自古巴移民中的一些反古分子。美国历来的政策是大力扶持他们,把他们作为企图颠覆古巴现政权的一支力量,甚至鼓励他们“打回去”。而今的新举措显然已经改变了这种态度,他们感到已被美国政府抛弃,因而表示强烈抗议。  

  古美关系发展前景

  从目前形势看,正常化的进程不可逆转。就美国而言,奥巴马总统只要坚持这样走下去,他完全可以运用手中拥有的行政权力来对付共和党人制造的障碍。美国政府已于2015年1月下旬派代表赴古巴商谈将两国的代表处升格为大使馆的事宜。此外,美国还将采取其他新措施,其中主要包括:美国政府在移民、缉毒、环保和走私等问题上与古巴开展合作;放宽美国人赴古巴旅行的限制;放宽美国人对古巴寄侨汇的限制;放宽从美国对古巴的出口和销售;将古巴从支持恐怖主义的国家名单中删除等。至于古巴方面,会一如既往地采取积极主动的态度。在2015年1月12日前,古巴已按古美协议释放了53名“政治犯”。在双方的努力下,正常化的进程正在加快,前景光明。然而,值得注意的是,美国取消封锁只是美国对古政策方式的变化,美国并未放弃企图改变古巴社会制度的长远目标。两国关系正常化以后,美国可以以合法的身份进行颠覆古巴现政权的活动,而古巴已重申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这将是两国间的最大矛盾,也将是对古巴的重大考验。今后两国将围绕这一矛盾进行长期的较量。

  古巴要在这场较量中取胜,就必须首先把自己国内的事情办好,加速发展经济,改善民生;完善政治体制,发扬民主;增强国民的凝聚力,充分显示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及其和平的本质。只有在这些方面取得了成果,才能使美国认识到改变古巴社会制度的图谋不仅是徒劳的,而且是不必要的;也只有到那时,美国才能做到劳尔·卡斯特罗主席所提出的两国间要“承认差异,文明共处”,使美国同古巴长期保持真正的睦邻关系。(作者毛相麟系中国社会科学院拉丁美洲研究所研究员,古巴研究中心顾问)(责任编辑:苏童)

来源:《当代世界》2015年第2期